枣强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枣强门户网站>文化>直面“现在”的“杂语小说”

直面“现在”的“杂语小说”

直面“现在”的“杂语小说”

  

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五部作品代表了过去四年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成就。其中,河南作家李洱对吴颖雄的支离破碎的叙述,既显示了中国文学写作的开放性和可能性,也显示了阅读的难度。吴颖·熊在小说艺术方面做了哪些探索?它反映了文学创作的先锋吗?著名评论家谢有顺是这样说的

谢有顺/温

李二擅长写知识分子,吴颖熊也是。然而,这部85万字的小说不同于《儒林外史》、《红楼梦》、《围城》、《杜菲》,也不同于索尔·贝娄、戴维·洛奇、约翰·威廉斯、安伯托·艾柯等人的作品。这种差异不仅是由于作家的个性差异,还在于他们在处理问题、思维路径和叙事方法上的巨大差异。李尔正面临着一群非常熟悉、极其复杂的中国知识分子,以及同代人。面对现实的巨大变化,他试图把握一个群体的精神肖像,然后识别一个时代的影子——这部小说看起来像是由许多微小的片段组成的,但它是一个轮廓清晰的当代生活形象。

这种写作隐藏了一种写作野心,也显示了一种写作难度。

写中国当前的社会状况和精神问题并不容易。近年来,人口大规模流动带来的社会快速变化、经验流动和思想变化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流动的“现在”是我们正在经历的新现实,也是文学面临的新问题。中国作家擅长用一定的时间距离书写历史、家族史和生活,而很少有作家能在此时此地直接进入小说。因此,敢于面对“当下”的作家必须得到充分肯定。那些杂七杂八、丰富多彩的真实事物,没有时间去洗涤,作家只有在没有良好的思维能力、找不到自己的视角去梳理、选择和展现自己对现实的态度时,才会迷失在经验的海洋中。

李二似乎想创造一个以“演讲”为中心的叙事。至少,他想把小说变成一种杂七杂八的语言,把叙述和理论结合起来,把事物和认知结合起来。因此,吴颖熊的许多地方都是反叙事的。叙述会停下来,插入大量的知识、思想分析和学术讨论。许多人对这部小说的写作方式感到惊讶,但我认为它更像是对日常用语的模仿。在日常讲话中,没有人致力于叙述,没有人致力于讨论或抒情。他的演讲风格经常是混合的——说一些事情,送一些遗憾,混合一些抒情。几种风格交替出现,使语言自然、复杂、丰富。许多早期的古籍和记录已经恢复了这种日常语言的特征。例如,《论语》是弟子记录孔子言行的记录。大多数都是真实的日常话语,一件事,一个事实,一次旅行,交织在一起。这种杂七杂八的写作风格是风格分离前的基本写作方式。只有严格区分文体,小说、诗歌、散文、评论和其他文体的界限才能清晰界定。但是这个边界合理吗?它能被超越吗?许多文体探索的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吴颖兄弟出版后,许多人认为这是对《红楼梦》的赞颂。然而,我认为,就文本和话语而言,吴颖兄弟更像是一本颂扬古代演说家经典的巨著。

李尔在《吴颖雄》中写道:“传统一直在改变。每一次改变都是一次突破和暂时的结束。传统的变化和突破就像诗歌中的韵律。任何长诗都需要不断的韵律变化,两句变化,四句变化,六句变化。押韵意味着暂时分手,然后重新开始。改变韵后,它会再次变成原来的韵,回到它的连续性,然后再改变韵,最后形成历史的节奏。正是因为韵、韵、韵的不断变化,诗歌才有魅力。每个中国人都处在这样一个支离破碎、持续不断的历史节奏中。”“变韵”这个短语相当委婉优雅。这是对历史演变的积极解释,旨在激发我们的信心。在浅薄、混乱、悲伤和痛苦之后,将会有一种新的精神屹立在风中,因为在一个文化巨变的时代,绝望在这里诞生,希望在这里萌芽。这是李二留下的真正温暖。我认为人类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失去这种坚韧和希望。

本文发表于2019年9月28日,《河南日报》第29版《读书看电影》

云鼎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neonlolita.com 枣强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